首页 美文阅读
姐姐生了个姨侄儿却又变成了小叔子

姐姐生了个姨侄儿却又变成了小叔子

  • 作者: 落日圆
  • 来源: 本站
  • 发表:2024-01-02
  • 阅读:1
  •   一、别说委屈,只要封经理肯收留就好

      “下一位——”进来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,他双手递上了个人简历后,就很规矩的站在,经理封蓍兰的办公桌前。封经理看了看眼前这个人,也没有去拿他的简历看,“蓝裕贵!你还是来了?请坐。”“不敢,我的情况你应该是知道的,如果还用得上我这种人,就给口饭吃吧——”“你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,一次失败就万念俱灰?我当时本想拉你一把,有人劝我别参和你的事——”“一次失败就败得那么彻底,还能不——”“先别说这些,直接说你到我这里来,想谋个啥职位?”“门岗,保安都行。”“你不觉得委屈了点吗?”“败军之将何言委屈,只要封经理肯收留就好。”“——我们蓍兰化装品有限公司,在潼东有个分公司,那公司长期亏损。想让你去扭转一下,如果你能盘活它,那分公司股权的30%就归你了。”“难得封经理的信任,我一定尽力——”

      二、经历过失败的人,他也不想再失败

      “封经理,他不过一个破产经理,就那么相信他,竟把一个分公司交给他?不怕他又给你搞垮了?”秘书何珍很不服气,“小何你还不会看人,他虽然是个失败者,但很不甘心的,这种人特别想东山再起,只是眼下没有机会,我现在给了他一个机会,他推都没推一下就欣然接受了,说明他是多么的想要这个机会——”“他自己的公司都经营不好,能给你——”“你又不懂了,经历过失败的人,他也不想再失败,他会去找失败的原因,退一万步说,就算他把这分公司做垮了,也没多大关系。”“咋就没关系?”“我原本就打算要注锁,这个长期亏损的分公司,他要是能扭亏为赢——”“他要是把那分公司慢慢地转成了他的?”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“有什么不可能,我看他那老奸巨滑的样子——”“他要是真有能耐把那分公司弄到他名下,就算我送给他的。”“那多不划算。”“有什么不划算,只要他肯要,我人都可以送给他。还有,人家处在落泊时段,不要信口乱说人家,什么老奸巨滑之类的——”

      三、既然你喜欢他,我就成全你

      “封经理,蓝裕贵去那公司,这一年多来都是赢利了耶。”“大惊小怪的,我从财务报表上看不到吗?”“你以后真打算把自己送给他?”“你在说些啥——”“你还是别把自己送给他,真要那样,还不成了倒贴搭钱,多不划算的事。不如把我这个不关紧要的人,送给他你就不亏了。”封蓍兰,这下算是听明白了,“人家不是还没把那分公司弄过去吗,你这个死丫头就要跟我抢人了。你真喜欢他?”何珍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不是说他老奸巨滑吗?”“那是我说错了话,我朋友告诉我说,老奸巨滑的人多半都有能耐,还告诉我说,你姐都想要的人,一定不会——”“既然你喜欢他,我就成全你,明天你代表我去他分公司发红包。这是给你和他单独接触的机会,你一定要抓住。”“谢谢姐——”

      四、没谈拢,他嫌我岁数小了

      “怎么样?和他谈拢没有?”“没谈拢,他嫌我岁数小了,说我还没长大。”“就是,人家四十多了,你才多大?”“我都二十三岁了,相差也不过二十岁多一点,翁帆和杨振宁相差了五十多岁都能结婚,我为啥就不能?”“他还有个儿子,你去了,他又多个女儿,照顾你俩就够累了,还要管个公司——”“我要他照顾?”何珍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头反问着回道,“没法了,人家不要你,那就只有留在家里,继续让我照顾吧。”“你要让我和你一样,当个老姑婆呀?”“你别乱说,我是嫁过人的呦。至于你嘛,就只有等着,看哪个倒霉的男人来摊上你了。”“你还是我姐吗?哪有姐把妹妹说得如此不济的?”“我跟你说过,在办公室里不准叫我姐。”“是,我的封大经理——”

      五、——咋就不关心我有没有事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“——兀阳分公司的所有开办手续,今天就算办完了,张山这人还不错,就让他留下来组建班子,我们可以回璧阴去了。”“你办事的效果和进程都超出了我的预料,提前了那么多时间。我们不妨多逗留两天,去转转兀江画廊,泓茶小镇。”蓝裕贵不太同意封蓍兰说的话,“我看实在要玩,一天就够了,别两天了,我潼东分公司那边还有事,想早点回去。”“事、事、事——你一天就知道你那分公司有事,咋就不关心我有没有事?”“你有事?我看你不是好好的嘛,再说,我关心那分公司不也是你的?”“我好什么好,我不是董明珠,没有她那么大的能耐,我只是个一般的女人,管不下来这么大的企业。”“我不是在尽量帮你吗——”

      六、他摸了摸她的额头,感觉她发烧了

      “我不要你帮,我要你接手这企业,我不想管了。”蓝裕贵有些懵了,“封经理,你这是要赶我走?我哪里做错了?”“这是哪里的话,我留你还怕留不下来,还赶你走?我真的想你能把蓍兰公司接过去,我太累了,我累不下来了——”封蓍兰说着说着,身子就往地下倒,蓝裕贵反映也是很快,还没等她倒下地,就扶住了她,他摸了摸她的额头,感觉她发烧了。他送她去了医院——又领着她回到宾馆。他安顿好她后就要出房间门,她拉住了他。“我要喝水,”他倒好水,端给了她,“你别走,我等会还要喝,还要吃药。”他没法走了——

      七、能干,要说能干应该算你

      “谢谢你!这几天生病全靠你照顾,要不是你我都不知该怎么办,我这身体原本也没有这么不济,自我爹死后,几家分公司的大事都是我在跑。想不到现在会搞成这样——”“没事,不就一个小感冒,别说什么济不济的,你本来就是能干人,不然你这公司也撑不到现在。”蓝裕贵拖着个行李箱,一边走一边安慰着封蓍兰。“能干,要说能干应该算你,我守的是祖业,还仗着我爸留下的那一帮老臣,才撑到现在。你从前那公司完全是你自己拼打出来的。”“那又咋样,还不是败在了我自己手里。其实守业比创业艰难得多,应该是你能干。我也是没法,娶妻不贤——”

      八、我知道你不是萝丽控

      “老蓝,我那秘书喜欢你,你咋不接受她?”蓝裕贵觉得封蓍兰的话不太好捉摸,“请恕我冒犯,是她喜欢我,还是你自己?”“也是我自己,但小何是我小舅的女儿,小舅很早的就死了,是我把她养大的,从辈份上讲是姐妹,生活上却是把她当女儿一样,她要啥都会满足她。”“要我,你也满足她?”“不好意思,我想你拒绝她,比我阻拦她要好。”“小何那么年轻,那么漂亮,你就知道我会拒绝她?”“我知道你不是萝丽控。”“我咋就不是萝丽控?你要知道,是个男人都好色,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。就算我是个干事业的男人,也不会例外。况且还能得到她的帮助和加持,因为她背靠着你,这力量不可谓不大吧——”

      九、我就是喜欢你

      ————-

      “你认为我会觊觎你的蓍兰公司---”“不,是我需要得到你的帮助,再说我都四十多岁了,一个人守着这么大的家产,为了啥?又为谁守?”“你也是,才四十多一点点——看看人家刘晓庆,七十岁过了,还在演少女。”“那也只是演,她能是少女吗?好了,不要跟我说这些了,给你明说,我忘不了初时的感觉,仍然还喜欢你,我们现在又都是自由之身——”“跟你家人说过吗?”“我也可以说没家人了,不过也曾生过一个女儿,很小就随我前夫出国了,快二十年,一点音信都没有。”“你就那么信任我?不怕我占了你的家产不要你吗?“不怕,我想你不会是那种人,抑或是,我也认了。”“你还真是在倒贴搭钱——”

      十、找人家谈谈话,对他也是一种鼓励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“你不一定要亲自回潼东去,叫个人把聘书给吴岗送过去不就得了。”“你从前就是这么做的?有时是,有时还是先行文,再由我去分公司宣布。”“这就对了这是正规程序。”“吴岗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,你找人家谈谈话,对他也是一种鼓励。”“我也不太会说话。”“没事,几句话都能鼓舞士气的——

      吴岗来了——

      “小吴辛苦了,我们在兀阳办事那段时间,你能独挡一面,足见你的能力还是不错的。现在蓝经理调总公司当总经理,我以后就当个董事长了。现在总公司决定聘任你为潼东分公司经理,负责那个片区的业务——”“多谢封董的抬爱,其实我并没那么能干、你们在兀阳那段时间,蓝总一直都有电话指示的——”

      十一、哪里跑来个骑白马的

      何珍去綦阴古剑山耍了好几天才回来,一进门,忽然看到家里多了位,身材高大(怕是有一米八八吧)、硕人俣俣的小伙子。心道,‘哟!哪里跑来个骑白马的。’“你是谁呀,来我家干吗?”“你家?这好像是我家——”这小伙子不敢确定地小声回道。“乱说,这分明是我家——”封蓍兰听到了,急忙从里屋出来一看,是何珍回来了,“刚一回来就闹开了,你硬是长不大。”“姐,这个骑白马的是哪里跑来的?还非说这里是他家。这是他家吗?”“他是你姐夫的儿子蓝忻,你说这该不该是他的家。”“哦——是小哥哥呀!那这里就该是你的家。”“什么小哥哥,他年龄比你小,才22岁,辈份也比你小——”“所以我才叫他小哥哥呀,不然就凭他的个子,就该是大哥哥了。”“你个死丫头,懒得听你胡扯——”

      十二、那辈份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?’

      年轻人,除了对相近的几代直系亲人,没乱称呼外,对其他亲属就不是那么讲究了。我见过儿媳妇生的儿子,比婆婆娘生的么儿(北方称老儿子)还大的。这样的孩子在一起玩耍,是没讲辈份的,侄子要当小叔的大哥哥,骂架时,还要称老子——

      何珍跟蓝忻名义上有个辈份,实际上一点血源关系都没有,她姐却要按规矩,给她套上辈份的匡架。这个连姐喜欢的男人都敢想的疯丫头,她会接受?‘那辈份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?’

      她不讲这些规矩,蓝裕贵也叫蓝忻让着她,她更是得意了。外人都看到,她老跟他撒骄、撒泼、欺服他——

      十三、我是怕我爸一个人孤单才回来的

      “小哥哥,你本科吧,”“嗯!你呢?”“我专科,你在北方工作得好好的,咋就要回璧阴来?”“我爸说,是你姐要我回来的。”“哦,我知道了,她想让你当她的儿子。我姐是个女强人,可就是婚姻不太顺,也没有儿子,她既然叫你回来了,就一定会把你当亲儿子的。”“那都不关紧要,我原本是怕我爸一个人孤单才回来的,现在他有你姐了,我放心了。”“听说你妈很坏——”“那时我很小,也不太知道那些事。”“我听姐说,你妈为了她的初恋,转走了你爸公司的所有存款,带着你小妹去到了初恋那里——?”“好像是吧,他们就在我上那所大学的城市,我还去过——”“这样的妈你还认?”“认和不认,她都是我妈——”

      十四、我要你背——

      夏日的天气,有时还真有点变化莫测,刚才还阳光明媚的璧阴湖畔,一下子就下起了雨来。路有些滑了,蓝忻牵着何珍的手,小心翼翼地,向着那能遮雨的廊子走去。途中,何珍忽然发起橫来,把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来,“我不要你牵!”“不要我牵你会跩的。”“我要你背——”“那就背嘛。”夏日的雨,来得快,下得也大,没要几分钟,她穿那身清凉装就湿了个透,没过多大会,雨又停了。他脱下了外衣,把里面那件稍干一点的内衣,脱了下来递给了她,“换上,别受凉了。”说完就转过了身,背对着她,“换好了叫我。”没过多会儿——“我换好了。”蓝忻转身一看,惊了一跳,只见她上身还是裸着的,“你这是换好了?”“我这是叫你看。”“看什么呀!快把衣服穿上。”“你抱抱我就穿。”“你穿上我就抱。”“那你说话要算数——”

      十五、就算你要走也得带上我

      “——我就想你永远这样抱着我,不准去抱别人。”“那我找了老婆怎么办?”“我就是你老婆,还找个啥?”“你在说啥呀,我的个姨,你好久成了我的老婆?”“就是现在,你看了我的身子,又抱了我,想赖帐?”“我的天啦!你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想当你姐的儿子了,我要回我妈那里去。”“你敢,就算你要走,也得带上我,我这背子就摽上你了。”“我前世跟你有仇?”“这是啥话?有仇我还想嫁给你?有缘还差不多,有缘人是一定能在一起的。你妈和初恋有缘,最终还是嫁过去了,听我姐说,你爸也是她的初恋,你看她们现在,不也在一起了嘛,这就是有缘。”“你死缠烂打,我不会上你的套。”“不上我的套?拿不下你,我就不姓何。何姐当年虽然没搞定你爸,我就不信,连你这小免崽仔也搞不定——”

      十六、我儿子也不是你想的那么软蛋

      “我看你都那么有魄力,咋养出个软蛋儿子来,我看他呀,枉自长了那么大一副骨架。这若大的家业,他以后管得下来?他要是真的没有指望——”封蓍兰说到这里,突然生出一个新的想法来,“要不我们再提个造人计划。”蓝裕贵听了封蓍兰的话道,“你是想要个自己的儿子来接班?”“造出来不也是你的儿子嘛。”“那也是!就依你的。不过我那儿子,也不是你想像的那么软蛋。我要不提醒他,叫他让着小何,只怕你要恨死他。”“真的?”“反正他那脾气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。”“他听你?”“算听吧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俩目前已经摽上了——”“那你说咋办?”“只要你不死讲那套固定规矩——我们也别去管她们的事就成。再说她们又没有一丁点儿血源关系。”“那你儿子不就成了我的妹夫。”“——另外买套房子,叫他们出去住。”“这也是个办法,还可以调他们去远一点的分公司——”

      十七、胡闹,别以为这样就搞定了我——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“你终于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——”何珍很得意地对蓝忻说。“你也别得意,要不是我爸叫你姐别管这事,你能得手?”“你不满意?那你说说,倒底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“你成天都在我身边扭到闹(这里指带有亲昵的意思),工作都没法进行,你又长得那么美,我不喜欢都做不到。”“那就对了,我一辈子都会扭到你闹的。”“这样不好,得让我有时间工作,要把征远分公司的业迹拿上去。”“那是多大个事,放心吧,就算你把这分公司做垮了,我姐也不会拿你怎样。”蓝忻听了,脸色一变,“胡闹,别以为这样就搞定了我。我可以跟你结婚,也可以跟你离婚。你要是继续这样胡闹,防碍了我的工作——”

      十八、我的小太妹要生小太保了——

      何珍看到蓝忻突发起火来,心里害怕得不得了,她从没见过蓝忻在她面前发过这样大的火,在姐姐封蓍兰的悉心呵护下,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和她发这样大的火。她哭了,她讨厌起他来。蓝忻见状,也有些后悔,后悔不该这样吓唬她,他用双手去端着她的头,再移下两根大拇指去揩抺她的眼泪,还打趣的亲了她一口,“我的小太妹,你还会哭呀?”“你好凶呀!我以后不叫你小哥哥了。”“那你叫个啥?”“叫‘凶’!”“叫‘忻’还差不多。”“叫‘心’都可以,不过,你得继续让着我,不准凶我,因为我怀孕了——”“真的?”“我哄你干啥?”她说着就拿出化验报告来,接着就递给了他。他接过来一看,高兴坏了,他给了她一个公主抱,他把她抱起来旋了两个圈。“我的小太妹要生小太保了——”“别旋了,放我下来——”“你从前咋就不叫放下来?那时我手都没力了,还要叫继续旋——”“从前没怀孕!”“哦——”他不敢再旋了,他把她轻轻地放了下来——“跟你说,我姐也怀孕了。”“喜事,真是喜事,我弟弟和我儿子一起来——”

      十九、姐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了

      封蓍兰抱着何珍的儿子哄弄着,“——叫大姨,叫——”何珍也抱着封蓍竺的儿子在哄,还接着她姐的话在哄孩子,“——你不可以叫我小姨呦,因为你是我的小叔,知道吗——”“你个死丫头在说些啥?他是你的姨侄。”何珍做事还是比较利麻,她把手里的孩子交给了蓝忻他爸,再去把她姐手中的孩子,抱过来交到蓝忻手中,然后跪在姐的面前道,“姐,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了。”“疯丫头,看你今天要搞出个什么幺蛾子来。”“我爸死了,我妈跟人跑了,那时我才几个月,是你把我抱到身边,养到现在,你不但养着我,还宠着我,你就是我的妈,我的亲妈,从今以后我就叫你妈,不再叫姐了——”

      二十、说明她对你也是十分感恩的

      “那不行,姐就是姐——”封蓍兰好生气愤。“我觉得这倒不是多大个问题,我们家的关系已经这样了,再说你对小何又有养育之恩,她要这样叫你,说明她对你也是十感恩的,你就顺了她的意吧。”这是蓝裕贵开解封蓍兰的话。封蓍兰听了,还是消不了气,但也找不到反对的话来,只好不满地道,你们是合起伙来叫我同意?我一个人也没法,“别跪了,起来吧,以后你想咋叫就咋叫,叫我祖宗都要得,我不管了——”何珍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子、媳、翁三人相视着,会意地笑了。但,都是小心翼翼的——

      

    本文标题:姐姐生了个姨侄儿却又变成了小叔子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enjiyulu.com/article/941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