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阅读
他连亲爹也不认只认大伯

他连亲爹也不认只认大伯

  • 作者: 落日圆
  • 来源: 本站
  • 发表:2024-03-02
  • 阅读:1
  •   一、这个家从来都是你说了算----

      “真是该死的不死,不该死又死了,我小儿子又聪明,又能干,年纪轻轻的咋就给我殁了,倒是那个长得瓜兮兮的傻老大还活得尚好----” “老婆子,你小儿子死了就死了嘛,咋又扯上老大,难不成你还想让老大也殁了?偏心得很。” “我就是偏心,当初就不该捡他回来----”邬老妪没好气的回答,“话不是这个样子说的,当初要是不捡老大回来,能生出你小儿子来?”邬老汉甩出这句话来后,邬老妪才回不上话了。邬老汉看着老伴,摇了摇头,随即又去点上了一根叶子烟,然后坐在一旁慢慢地吞起云、吐起雾来----

      过了会邬老妪没那么气愤了,似乎还有点害怕,“老头子你小儿媳妇还那么年轻,说不准她哪天就嫁了----” “人家死男人嫁男人正常得很,难不成你还想让她留在我们家守寡?” “----她要是把两个孙子带走了----” “她要带走她的儿子,你也没得法。” “你得想想法呀!那俩孙子是你邬家的根呦!” “我想不到啥子法,这个家从来都是你说了算,你还是自己想法吧----”

      二、按你说的做就是了

      “----我答应你妈妈,嫁给你,是为了孩子,结婚也只是个形式,你也别指望我给你生孩子。就算是住在一间屋里,也不能同床,更不能做那种事----” 老大邬青林,听兄弟媳妇华咏娑说了这一大堆话,先是一楞,好像有些不能接受的样子,但过了一会就没事了。“我就知道你看不上我这个憨老大,你嫁给我也只是为了叫我给你挣钱。不过那也没有多大的关系,按你说的做就是了,只要你能留在家里就成。再说,你不是已经生了俩个儿子吗,就当他们是我的儿子也就是了。” “还有你得在外面努力地打工挣钱,这一家子的生活你得担起来----” “那是,那是----”

      三、学费这事大伯会给你想法----

      “大伯,我不能上学了----” “为啥?” “妈只给弟弟交了学费,就没钱给我交了----” 邬青林看到可怜兮兮的大侄子邬天义,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起来,他责怪自己太无能了,挣不到足够养活这一家子的钱,和让两个孩子上学读书的学费。他用那有力的拳头锤了两下自己的胸膛。天义看见大伯的举动,有些害怕,“大伯你别打自己----我不上学就是了。” “傻孩子,不上学哪行,到开学的时候,只管去学校就是了,学费这事大伯会给你想法----”

      四、那是我卖肾来的钱----

      “好你个邬青林,还会存私房钱----” “你不要张起嘴乱说,我好久存了私房钱?” 邬青林受到华咏娑无端指责,感觉到很是冤枉。华咏娑还去揪住他的耳朵道,“你给天义交学费的钱是哪来的?那不是你平时存的私房钱又是啥?” 邬青林以为她揪一下就算了,谁知她却揪着不放。邬青林他人虽老实,也不怕痛,却知道这是一种耻辱,一种没法自卫的耻辱,但又想摆脱这种难看的局面,嘴里突然彪出一句话来。“那是我卖肾来的钱----”

      五、邬老妪有些害怕了

      “卖一个肾得赚好多万----快把剩的钱交出来,你不准存私房钱。” “哪卖得到恁多钱,只卖了几百块,都给天义交学费了。”“我才不信,一个肾才卖几百块钱。你今天不把剩的钱交出来,我给你没完----” “真的只卖了几百块,我是托人在黒市里卖的,再说中间人也要赚点钱呀!”

      华咏娑和邬青林正争吵得激烈的时候,邬老妪来了,“你真的去卖了肾?就卖了几百块钱?”邬青林没回话,只点了点头。这邬老妪也是个要钱的人,但还是顾着这个家的,如果邬青林因卖肾,而丧失了养家的能力,这个家怎么办----邬老妪有些害怕了。

      六、她没有看到任何伤口

      “青林,你得在家里休息几天,养养伤口。”邬青林还是只点了点头,然后又用手去抚撑了一下腰际,意思还行,不用养。邬青林这动作似乎提醒了邬老妪,“你把衣裳脱下来让我看看,看伤口感染没有。” 邬青林却死活不干,老妪走近前去撕扯开了他的上衣,在腰部的前后又看又摸,之后她的神情没那么紧张了,也没那么害怕了。

      华咏娑见状有些狐疑,也走到青林身边,按照老妪的程序复检了一遍,她没有看到任何伤口,腰部光光生生的,连一个巴都没得,她怒了----

      七、我没有卖肾,我卖的血

      “邬青林,你身上刀口都没得,肾是咋取出来的?我看你那肾根本就没卖----” “没卖就好了。” 华咏娑不同意邬老妪的说法,“卖了才好,卖了才有钱。” “没卖才好?要是青林因为卖肾倒下了,我这一家子怎么办?”“怎么办,自找出路呗!” “你倒有出路,我老两口和天义靠谁去----” 老妪说到这里还掉下了几滴泪来。邬青林平时虽不太受他妈妈待见,但是见到他妈妈担心落泪,心里还是多有不忍。“妈,莫怕!我能养这个家,我还真没卖肾。”老妪听了,放心了许多,也不哭了。华咏娑却不高兴,并发泼道,“你没有卖肾?天义的学费----” “我没有卖肾,我卖的血----”

      八、就算我殁了,以后天义也会奉养你们的

      “那到还好点,但是你也不能再去卖了,血抽多了也亏身体,你要是倒下去了,我二老可就没指望了,你不能倒呀!” “妈,你别哭,就算我殁了,以后天义也会奉养你们的。”就在青林安慰他妈的时候,天义也来了,“奶奶你别哭,我以后一定会像大伯一样孝敬你。” 一旁的华咏娑见老妪祖孙仨那么亲近,很不屑地把嘴一瘪,“你们说的话,还真是感人,可惜呀----” 老妪听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,用手指着华咏娑,“你、你----”一会儿老妪就倒在地上了,青林急忙去扶了起来,然后又搀扶去了床上----

      九、你妈还不是喜欢你弟弟,不喜欢你----”

      “妈,你说那‘可惜呀----’是什么意思?奶奶听了又咋会昏倒?” “可惜你们不是亲生的,一点血源关系都没有 。”就在天义问他妈妈的时候,安顿好老妪的青林出来了,“别听你妈妈的,你妈妈在打胡乱说。” 十二岁的天义,想问个请楚,“妈,是真的吗?” “真的,妈没哄你。” “奶奶咋说我是她的孙子?” “因为她没有孙子,就让你做她的孙子。” “天义别听你妈的,她真的是在打胡乱说。华咏你娑不能给小孩子乱说。” “我是乱说吗?” “天义是你的儿子吧?” “那还用说吗?” “那你为什么只喜欢小儿子不喜欢他?” “传统吧!你妈还不是喜欢你弟弟,不喜欢你----”

      十、他有了一定要搞清楚这事的想法----

      “就算妈不喜欢我,她也是我妈。” “我看,是你在把她当妈----” “莫乱说!”华咏娑说的是半节话,青林不想让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他不想让天义早早的就知道这些事。可天义却不是这么想的。他却偏偏想知道这些他还不知道的事,“奶奶原本就是大伯的妈妈,难道还有问题?” “华咏娑你不能给小孩子乱说----”青林怕她会说出问题来,又怕天义继续追问,他回过头去止住天义,“小孩子家只管好好读书,有些不该问的事你就别问----” 小天义见大伯制止了他两次,还看出了大伯似乎有很多的顾虑,便知道这问题不会那么简单,在这个家里大伯又是对他最好的人,他不问了。但是从此后他便有了一定要搞清楚这事的想法----

      十一、我就是想在赌桌上给你娘仨捞一笔钱

      “你来干什么,当心邬家的人看到了。” 华咏在娑给一个叫喻笑戊的男人说话,“看到了有啥关系,他们不闹就没事,要是闹,你就提出离婚,好早点到我这里来。” “说得个轻巧,你有钱养活我娘仨?” “养得活你们,我努力地去赢钱就是了。” “这都是屁话,你一天少去赌几次我就烧高香了。” “我就想在赌桌上给你娘仨捞一笔钱。” “恁多年了,你捞到多少?” “我还是有赢的机会,只是每次要赢的时候,就没赌本加码了,真是可惜。你现在有钱没有?有就快点拿给我,我好转去捞稍” 那男人抢过华咏娑的背包,不停的在里面乱翻----

      巧得很,这场景恰好,被对着他妈妈走过来的天义看到了----

      十二、等我赢了就还给你

      天义不想让他妈妈看到他自己,便侧过身去,快速地隐躲在旁边的一辆小车后面----

      喻笑戊在华咏的娑背包里 ,搜出来了薄薄的一沓钱,然后转身就想溜,“你给我留一点,那是你儿子下学期的书学费----” “我知道,等我赢了就还给你。” “你这辈子赢过吗?” “你就等着看,我今天准赢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就溜走了。华咏漱觉得儿子的书学费还是很重要,于是便跟了他去。

      这对男女走了,躲在小车后面的邬天义,才走出来,他头脑很乱,‘那男的是谁,怎么会找我妈妈要钱,他和妈妈----’

      十三、这么好的艳福,也让给哥子们享受下嘛

      “你个没良心的,快把钱还给我----” 华咏娑进门就喊开了。赌桌边的几个男人听到个女人的声音,都转过头去看,一看这女人长得还不错,齐声道,“找谁还钱?” “喻笑戊!” “喻笑戊?他欠你钱? 不过,他还不了了。” 有个秃顶个大的男人把赌桌边的喻笑戊拎了过来,“你小子是不是嫖了人家没给钱,看不出你还是个又赌又嫖的人,我看你也不像是位有钱的爷,咋学得那么全。” “ 杜老大,她是我的野婆娘。” “野婆娘?你有那么漂亮的野婆娘?艳福不浅呀。这么好的艳福,也让给哥子们享受几天嘛,三天,就三天,三天过后,你欠哥子们的钱就一笔勾消。” “杜老大----”

      十四、她一回到家来就冲邬老妪大声吼

      “老太婆,我还是决定要离开邬家,邬家的日子太难熬了。” 华咏娑回到家来就冲邬老妪大声吼,“我在老杜家玩了一个月,那才叫一个享受----”老妪见她像变了个人似的,穿得很是富贵,说话也更加的霸气,心里渐渐的有些厌恶起来,还有些害怕,“你不是和青林结了婚的吗。你找他去。” “这个家还不是你说了算,只要你同意了我走,他敢不同意?再说,我和他本来就只是名义上的夫妻。” “只要你不带孩子走,我叫青林跟你离婚就是了。” “带孩子走?那么大的孩子,人家那边才不会要呢。就算要,天义他会跟我走?”

      十五、他不是你爸谁是你爸

      “天义,你很小就死了爸爸,现在妈妈又跟了别人。你成了个没爹没妈的孩子,命真苦?” “大伯,有你,我就不苦,再说,死的那个也不是我的爸爸。” 青林对天义虽然很好,但也不同意他否认自己的父亲,“别乱说话,他不是你爸谁是你爸?” “好像是一个叫喻笑戊的人,但是我不会认他----” “你真的不要乱说,你是你妈妈在我们家里生的,怎么会----” 天义见大伯不信,便把那次看到的情形说了出来。青林信了,还想起了华咏娑嫁进邬家后,七个月都不到,就生下一对双胞胎的事,邬老妪当时对这事也曾有过疑问,但又怕是小两口婚前有过交往的原因----

      十六、大伯你就是我的父亲

      “天义,这事你别跟旁人讲,就算是你奶奶也别讲,奶奶知道了会说你生事。” “奶奶和妈妈对我本来就不好,我和她们也没有多的话可说,不会跟她讲的。” “她们对你不太好,也正常。俗话说皇帝爱长子,百姓爱么儿,一般人都是喜欢小儿子的。你奶奶也不待见我,谁叫我们走在头里当了老大。你现在只顾着好好读书。别耽误了就行。” “大伯真好,我虽然没有父母,却有个好大伯,大伯就是我的父亲,我以后就叫你爸爸。” “现在不行,等你以后学有所成了再叫,我不想有个没出息的儿子。” “好的爸爸,我听你的。” 青林听到了这一声爸爸,却没有反对,他侧过身去,望着天义高兴地笑了----

      十七、你知道了一定不会不管她的----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“爸,你是怎么知道,她在医院的?”天义一边开着车,一边问青林。

      “我昨天接到医院的电话,说有个叫华咏娑的病人要见我,我便急急地赶去见了她。她说她很苦,还说要见你。” “她不是傍上大老板了吗,咋会苦呢?” “她说那杜老板不但聚睹,还贩毒。前年就被抓了。你妈妈是老杜置的外室,虽没受到多大牵连,却断了经济来源。现在又得了子宫癌住在医院里,没钱交住院费了,护士说要断药----我看见她如今竟落得这般下场,心里也不是个嗞味。我又帮不了她,才把这事给你说了,我想她必竟是你妈妈,你知道了一定不会不管她的----”

      十八、认真说他连大伯都不是

      天义到病床前,见他妈妈,形容枯稿,憔悴万分,不由得流下泪来。他没有叫她,只给她捂了捂被子,就要想离开。青林不让他就这么走了,“你先别忙着走,还是跟妈妈说几句话吧。” 病床上的华咏娑也有气无力地道,“我----知道----你恨我----” “恨你有用吗?这些就别说了,你好好养病,别再担心停药,我给你预交了五万元的住院费。”天义告诉他妈妈后就拉住青林的手,“爸,我们该走了。” 他妈妈像是不太乐意,“你叫他啥?” “爸呀!” “他是你大伯,不是你爸。认真说他连大伯都不是。他是你爷爷捡回来押长(据川渝一带传说,不能生育的家庭,只要收养一个别人家的孩子,以后就能生了。)的,跟你一点血源关系都没有。” “那你今天就给我说说,谁才是跟我有血源关系的爸爸----”

      十九、她似乎是良心发现了

      “我是,我才是跟你有血源关系的爸爸----” 就在这时候,喻笑戊走进病房来了。” 天义看了看他,很是讨厌,但又生出了些怜悯,心里道,‘老了----但我也不会认你的。’ “我真是你爸,不信问你妈妈。”他跟天义说了后,又到病床前给华咏娑说道,“你给说说,证明一下我是他亲爸,我要靠他养老,不然我怎么活呀----”

      喻笑戊能赶到这里来见到天义,也是华咏娑找人通知的,他想让他们父子相认,让喻笑戊晚年也好有个靠处。但是,当她看到青林那苍老的样子,突然觉得他好生可怜,他为了邬家,为了这三代都没有血源关系的人,耗尽了心血,到老来落得个无妻无子,他现在不能没有天义。她不想让天义被喻笑戊认走,也不想天义被那个老赌徒赖上,甚至拖垮。她似乎是良心发现了,她没有说话,只当着三人的面摇起了手来----

      二十、你给我养了个这么优秀的儿子出来

      ----喻笑戊很无奈地走出了病房。华咏娑很艰难地,向着青林招了招手,青林会意地走到了床边。“老哥哇,我这辈子都对不起你,你是个好人,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。我应该感谢你,你让天义读完大学,去了大公司工作,走的都是正路。谢谢你给我培养了个,这么优秀的儿子出来,不然我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,这也不知道是我哪辈子修来的福份----”

      华咏娑有些累了,青林叫她别说了,“我要说,还有个重要的事没说出来。” 她找青林要了点水喝后,继续道,“天义的弟弟是他奶奶和我带大的,他习性不好,好吃懒做不说,还像他生父一样,学会了睹----”

      二十一、只能在性命悠关的时候,才能帮助他

      华咏娑又歇了会后,接着说,“----爷爷奶奶死后,他把住的房子都卖来输了,兴好你们另外买房搬走了,要不然你们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” “妈妈,你别说了,这些我们早就知道。”天义这一声妈妈,喊得华咏娑不知有多高兴,那枯槁的脸上似乎都有些儿红晕了。“儿子,我听了你喊这声妈妈,很是高兴,我的儿子肯认我了,我死都能闭上眼睛了。儿子妈妈的话还没说完,你平时不要接济你弟弟,以免他懒上你,到头来害了他也害了你,要让他自食其力,你只能在性命悠关的时候才能帮助他----”华咏娑说到这里,她的眼晴都快定了,“一定----要----记----” 没声音了,那个住字肯定是说不出来的,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呼吸-----

      “

      

    本文标题:他连亲爹也不认只认大伯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enjiyulu.com/article/95404.html